瞎子爱哑巴

我爱你 朱白朱无差

凌晨一点多看居老师直播唱歌被苏到了,就动手开始写,磨蹭到现在才写出来,一发完,超级俗气,大家随便看看吧,捂脸逃~

       朱一龙从镇魂开播以来,人气一路高涨,寥寥数日就从五百万涨到了七百万,一群小笼包在微博上天天变着花样哭着喊着要哥哥发福利。朱一龙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知道感恩的人,六百万福利萌混过关,七百万福利再混过去实在有点儿对不住这些小姑娘们天天哥哥哥哥的喊。朱一龙在心里默默的盘算了一番,决定趁着工作清闲也开个直播,给自己的小笼包们一个大福利。决定的很爽利,可是真的一想要自己直播,朱一龙又有点儿慌。朱一龙觉得自己既不腼腆也不高冷,也没什么偶像包袱,但在这种面对很多人的场合里总是绷着自己,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有点儿性格包袱。“对,性格包袱,才不是白宇吐槽的高冷。”想到白宇,朱一龙的心情稍微好了那么一点儿。说起来,他们俩也已经好久没有见面了,自从确定关系之后,两个人就是聚少离多,中间几次工作需要见面,两个人都恨不得将一天拆成两天用,哪怕录完节目已经很晚了,还是忍不住腻歪着一起再去吃顿夜宵。虽然天天电话微信不断,可是此时,朱一龙还是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相思之苦。但时间不允许朱一龙想太多,毕竟还有成千上万的嗷嗷待哺的小笼包在等她们哥哥放粮。
        朱一龙打开直播的时候还有点儿懵,不知道自己到底开没开直播,对着旁边工作人员一连问了好几句,确定自己已经开始直播后,朱一龙总算勉勉强强磕磕巴巴的开始跟对面的粉丝打招呼。“太尴尬了”朱一龙把手放在裤子上搓来搓去,内心只剩下这么一句话,“白宇到底是怎么做到直播四五十分钟嘴不停的。”之前跟白宇一起直播,让粉丝第一次见识到他也可以动成gif,这次没有白宇,他自己又变成了jpg。生活不易,居居叹气,朱一龙在无数次沉默眨眼,叹气,搓手手,喝水之后,决定给粉丝唱个歌。这唱歌是准备好的,本来打算再录个歌给粉丝做福利,朱一龙自己临时改成了直播,那歌就以直播的方式唱给粉丝听。朱一龙抱起吉他,冲着镜头笑了笑“唱的不好,你们偷偷听听就行了。”朱一龙右手划过琴弦,撩出了一阵清亮的吉他声。
       “董小姐,你从没忘记你的微笑
        就算你和我一样,渴望着衰老;
        董小姐,你嘴角向下的时候很美。
        就像安和桥下,清澈的水。”
        朱一龙就这样想起白宇。不像董小姐,白宇的嘴角总是向上,像董小姐的是,白宇笑起来也很好看,像清澈水,流啊流啊就流进了朱一龙的心里,然后随意的撒个娇打个滚,就在朱一龙心里撞出朵朵浪花。帽檐挡住了眼睛大部分的情绪,上扬的嘴角却实实在在暴露了朱一龙的内心,一时间连声线也染上了笑意,一首平淡的忧伤的歌瞬间变得鲜活了一点儿。
       “董小姐 我也是个复杂的动物,
        嘴上一句带过,心里却一直重复”
        这次朱一龙的笑更大了点儿。白宇总是嫌他话少高冷,平时跟白宇打打闹闹的还好,逼急了语速还能突然加快,怼白宇个哑口无言。可到了情事上,他总是容易被白宇三言两语弄得面红耳赤,半天也给不出个回应,偏偏白宇的骚话说起来又没完没了,他只能通过别的方式逼白宇住口。这一点,两个人的性格跟他们俩各自演的角色简直高度重合。为此,白宇平日里又没少冲着他撒娇耍赖,那个人撒娇的时候,眉头轻轻皱起一点儿,眼睛也微微眯起来,“哥哥,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怎么一句情话都不说”。他说这话的时候嘴角还是翘起的。“他总是能把自己拿捏的死死的,”朱一龙这么想。他自己也暗暗反省过自己,甚至还特地去百度过一些情话,可是话到了嘴边,转了几圈又咽回去。两个大男人,说起情话,朱一龙总觉得肉麻到不行。情动之时,他往往会紧紧搂住白宇,吻在白宇的耳后、脖颈,低声说着我爱你,这时候的白宇是难得的乖巧,他会艰难的转过身,吻上他哥哥的眼角,含糊不清的说“我知道,哥哥,我都知道。”朱一龙觉得他们俩心意相通,挺好的。

        在经过了半小时的煎熬之后,站在旁边的工作人员冲朱一龙示意差不多可以下了。关了直播,朱一龙内心终于松了口气,看了看时间,已经五点了,这时候,白宇应该在开直播了,朱一龙按下想要给白宇打电话的心,准备下楼去吃点儿东西。还没等他下去,白宇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朱一龙愣了下,按下了接听键。“哥哥,想我了没?”白宇带着笑的声音就从电话那头传过来。朱一龙笑了一下,“我们不是一直在聊微信吗”“微信又听不到我说话的声音,哥哥,你就说你想我没?”“你幼不幼稚啊”,朱一龙回了一句,完全想不起来是谁十几分钟前还在想人家。“你不是五点的直播吗?怎么还给我打电话?”朱一龙没让白宇插话,继续补了一句。“那个,他们直播那边出了点问题,推迟一小会儿,我这不是趁着这几分钟赶紧来关心关心我们居主播吗?怎么样?没有白主播带着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感觉不太习惯。”白宇说起话就停不住,一连问了好几个问句。朱一龙不自觉的咬了咬手指,然后反应过来又换成咬嘴唇,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回一句“嗯...没你带着...就还...挺难的。”就这么一句话,那边的白宇就像拿到了糖的小孩,嘿嘿嘿嘿的笑个不停。朱一龙不用看就知道他家小孩现在肯定笑的眉眼弯弯,手舞足蹈。朱一龙就听着他笑,自己也忍不住跟着他笑。等着白宇笑够了,继续跟他龙哥说“下次,下次有时间让专业主播再带你一起,多跟着主播学学。”“嗯,好”朱一龙笑着回他。“哎,龙哥,我这边要直播了,我先挂了啊。”然后白宇压低了声音,补了一句“哥哥,我爱你。”朱一龙一下就有点脸红“嗯...”然后在白宇挂电话的前一秒喊住了他“白宇”,“怎么了,龙哥还有事啊?”朱一龙舒了口气,看了看四下无人,冲着手机开了口
       “我要 你在我身旁
        我要 你为我梳妆
        这夜的风儿吹
        吹得心痒痒 我的情郎
        你在他乡 望着月亮
        ...
        白宇,我爱你”
       “哎,哥哥,我一直都知道啊。”


评论(10)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