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子爱哑巴

宇哥,白宇和小白

看了居老师采访说白宇不熟的时候看起来冷冷的,然后开的脑洞,联系到龙哥对白宇各种各样的称呼就写了这么个东西。虽然很想写甜的,但写出来还是寡淡如水,最后还烂尾了,大家凑合看看吧,全是我脑补的,ooc是我的,圈地自萌,切勿上升真人。下面正文。

       

        刚进镇魂剧组的时候,朱一龙是管白宇喊宇哥的。他们俩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化妆间,两个人互相打了个招呼,“你好,朱一龙。”“你好,白宇。”彼时的白宇还没像熟络起来之后那样的大大咧咧,笑起来也是的淡淡,带着点儿疏离,加上为了角色特地留的胡茬,导致第一次见面之后,朱一龙就在心里认定了白宇比他还要大,也就跟着大家一口一个的喊宇哥。

       

        等到朱一龙知道白宇比自己还小两岁的事实的时候,剧已经开拍了半个多月了。那时候,白宇已经凭着一己之力,带着慢热的朱一龙成功地融入了剧组演员的小圈子,时不时的就在各种场合半真半假的调侃朱一龙。朱一龙知道他这是帮他融入剧组,不让自己尴尬,可奈何性格如此,十次调侃,有八次朱一龙是接不上话的,又碍于觉得白宇比自己大,只好冲着白宇无措又无奈的笑。所以,当高雨儿告诉他白宇是中戏零九级的学生的时候,朱一龙瞪大了眼睛盯着旁边歪在椅子上的白宇,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你比我还小?”盯了几秒钟之后,朱一龙嘴里终于蹦出来这么一句话。“干嘛啊干嘛啊”白宇对他龙哥的表情相当不满意,“我也是正儿八经的九零后,好吗?”说完随即又换上一副吊了郎当调侃的表情,“怎么样,龙哥,感觉自己老了吧。”朱一龙几乎是脱口而出“虽然我比你大,可你看着比我老啊。”话一出口,白宇顿时语塞,“你你你你,你这样,太伤害我的自尊心了吧。”也许是知道了白宇不仅比自己小还出道比自己晚,朱一龙突然放开了许多,“你少来,我还能伤到你的自尊心。”旁边高雨儿他们都被朱一龙这突如其来的语速加快惊了一下,白宇也有点儿意外,除了在剧里,他龙哥居然还有语速这么快的时候。不过,白宇到底心思细腻,只那么一思量,就反应过来他龙哥这是更放开了。于是一边儿高兴跟他龙哥的关系更近了一步,一边儿又郁闷他龙哥居然这么久都一直以为自己比他大,自己有这么显老吗。不过,白宇是谁啊,怎么会一直纠结于显老不显老这种无足轻重的问题,只过了一会儿,便又乐颠乐颠地凑到朱一龙身边,一口一个龙哥的喊,活脱脱笑的像个大金毛似的,看的高雨儿在旁边直翻白眼。

       

        朱一龙觉得自己当初肯定是被那玫瑰花的刺蒙住了双眼,才能觉得眼前这个喊他哥哥拼命想借他平衡车玩儿的男人比他大。“哥哥,你就借我一下吧。”白宇耷拉着眼角冲朱一龙撒娇,怎么看都有那么一点儿...嗯...可爱。自从和朱一龙分清了到底谁的年龄更大一点儿之后,白宇就开始肆无忌惮的冲着他龙哥打滚撒娇卖萌求关注,称呼也一下从带着那么点儿客气的龙哥时不时的变成了哥哥。朱一龙面对白宇的调侃也基本能做到纹丝不动,还能回怼几句,实在调侃急了就假装带着几分怒意喊白宇,白宇就会立马凑过来,笑嘻嘻的搂住他的肩,讨好似的说:“开玩笑开玩笑”。所以,当下朱一龙看着白宇喊着“哥哥哥哥”的撒娇,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笑,“你今年到底多大了,幼稚死你得了。”闻言,白宇一副伤心欲绝的表情,他最最温柔的龙哥居然开始嫌弃他了,心里痛,想哭。悲愤之余,白宇毅然决然的安排助理也帮他买一台平衡车。于是乎,剧组的人在第二天傍晚的时候就看见白宇踩在自己的平衡车上,拉着朱一龙要和他比赛。“哥哥,咱俩比蹲下吧。”“你幼不幼稚啊!”白宇坚决的无视了这句话,执着地蹲在平衡车上冲他龙哥招手,然后那个上一秒说他幼稚的人就冲着他的方向过去了。“嘿嘿嘿,龙哥还是喜欢我的。”白宇开心,白宇不说。目睹了两个人转圈圈转了二十分钟的剧组的其他人:“呵,没眼看”。

       

        镇魂播出后的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大热,热到两位主演在剧播到一半的时候就收到了芒果台的邀请参加综艺。朱一龙和白宇虽然已经在微博上感受到了粉丝们铺天盖地的热情,可当他们录完快本出来,看着夜幕里面那些一直等着他们的女孩们,两个人内心还是说不出来的震动。朱一龙出道早,已经在娱乐圈摸爬滚打的十年,该吃的苦该受的累一点儿也没少。刚出道的时候参加活动,别的艺人的粉丝成群成群的尖叫呐喊,自己这却是冷冷清清,那时候说不羡慕是假的。朱一龙知道自己不是特别有灵气的演员,也没碰上什么贵人,进了一个一般的公司,接着一般的剧本。可还算是热爱演员这个行业,朱一龙愿意踏踏实实的拍着那些实在不怎么样的剧。可能这就是人生吧,等到朱一龙真的已经过了爱慕虚荣,心浮气躁的年岁,准备就这么扎扎实实的继续沉淀下去的时候,却突然有了那么一群粉丝,一个个愿意从白天站到黑夜,从骄阳下站到月色里,捧着自己的那点儿真心给他看。朱一龙突然就变得无措起来,本来觉得已经足够强大的内心此刻还是不停的震颤。朱一龙趴在栏杆上,向下面望去,眼睛亮晶晶的,像是个欣喜不已又羞涩单纯的孩子,望着他得到的最好的礼物。朱一龙侧过头看着穿着糖果色外套的白宇,这个大男孩的眼睛也是亮晶晶的湿润润的,望着他的眼睛,朱一龙的心里更是软的一塌糊涂,喊出来的称呼也是软软的的温柔:“小白”。白宇转过头,晃了晃朱一龙的手腕说:“哥哥,咱俩给大家鞠三躬吧。”朱一龙笑了:“好。”
        这一拜慰我们自己始终的坚持;再拜谢粉丝的真心陪伴;三拜愿你我二人不惧世俗,白首同归。

评论(7)

热度(359)